洮州花儿与花儿会

  洮州花儿是繁衍生息在洮州地区的汉、回、藏各族人民,在长期的文化活动中创造培育的山野味浓郁、地方特点鲜明的民间山歌。

  临潭花儿的各种曲调称为“令儿”,其嘹亮激越,优美抒情的行腔,在“令”的结构、曲调、旋律、节奏、速度等方面予以充分体现,并表现出洮州花儿的独特风味与地方色彩。花儿的表现因素,是由曲调和唱词两个方面构成的。令与词紧紧相扣,水乳交融。共同表达特定的思想内容,塑造统一的艺术形象。

  洮州花儿分为东、西、南、北4路。东路有《两叶儿令》,商调式,中板,曲调平稳舒展,旋律悠扬旷远,结构严整,叙事性强。不论单套、双套(双套花儿的曲令是单套花儿的发展,将每个乐句加以扩充,再加特定尾声,结构相同),都是主音起腔,本句又在主音上作了完满的终止;南路以《折麻杆儿令》和《尕缘花儿令》为主要曲令。前者全曲为双乐句单段体结构,旋律起伏迭宕,高低音错落有致,唱时真假声并用,极有特色;《尕莲儿令》,盛行于西路地区,节奏明快,旋律刚健遒劲;北路有闻名的《莲花山令》,调值高扬,粗犷响亮,情绪炽烈,行腔明丽。这些主要曲令风格不同,各有千秋,充分显示了洮州花儿曲调丰富,层次多样,流派众多的特点。

  洮州花儿唱调有正格、变格之分。正格的单套花儿一般为每首3句,每句7言,如“松树林里虎丢盹,看见尕妹担的桶,人品压过十三省”;双套花儿每首为6句,每句7言,如“莲花山的松柏树,树林里的刺柏香,把我好比贾宝玉,你连林黛玉一样,有你我俩好到底,没你我去当和尚”。洮州花儿有1韵到底的,有隔句押韵的,有前后句押韵的,也有换韵的。

  洮州花儿的唱词不但以各样事物起兴,而且运用了多种修辞方法,演唱时为了语言表达的需要,往往与多种辞格综合运用于1首花儿中,显出灵活多变的手法,使花儿有易懂、易记、易唱,便于传播等表现力。唱花儿的形式主要有:齐唱�D�D在人多的场合,往往出现1首花儿由众人齐唱;赛唱�D�D在花儿会上组成班子,两军对阵演唱,“串班长”负责1个班子的编词、组织工作,其余歌手每人唱1句词,众人和唱特定尾声;和唱�D�D规模大,人数多的场合,很多人同唱1首花儿,群情激昂,花海歌潮,场面十分壮观。

  临潭是洮州花儿的故乡,也是花儿会的海洋。每年从农历正月开始到九月中旬,1000人以上的花儿会声就有63处,500人以上的小会场遍布全县16个乡镇。

  县内大型的花儿会主要有:古战庵元宵花儿会,扁都二月二花儿会,王清洞三月花儿会,眼藏四月八花儿会,新城五月端午花儿会,八角、冶力关、新堡六月六花儿会等。无论是耕种的田间地头,放牧的山坡草场,拾柴的山林,行走的大路,油坊水磨,各地大大小小的庙会,风景幽雅的所在,一年四季,花儿之声处处可闻。临潭县各地的花儿会,是各族劳动群众文化娱乐的大舞台。

Posted in 未分类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